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丹白露,集雨辋川庄

情愿丽梅,爱在兰竹

 
 
 

日志

 
 
关于我

水情分,山源我。你的声,我的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德国的崛起的原因  

2007-05-09 21:0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线历史论坛 :凡人有庸俗的快乐;智者有高尚的痛苦。 -- 小隐在线历史论坛  &-t

  在腓特烈二世统治下普鲁士所获得的光荣似乎注定要在他的无能继承人手中丧失掉。的确除了许多德意志小诸侯的行为之外,没有什么再比普鲁士在1792年开始的与法兰西的斗争中的行动更加软弱、卑劣和卖国的了。1791年它曾与奥地利联盟,但它们之间的关系,如所预料的那样,不久便没有了诚意。腓特烈.威廉二世开始与法兰西共和国协商,希望从混乱中得到利益,并于1795年单独与法国订立巴塞尔和约;根据和约,在北部和南部德意志之间划了一条分界线,前者被宣布为中立的地区。1806年当莱因同盟在拿破仑保护下组成,神圣帝国寿终正寝的时候,普鲁士通过一个协约(1806年2月15日)曾获得了汉诺威,勿须多说,这是它的已故盟友英王乔治三世领土之一部分,企图联合北部各邦组成一个同盟,由其国王领导,采用皇帝的称号和特权,领导机构中包括普鲁士国王和萨克逊以及黑森——卡塞尔的统治者。但是塔列朗发现不难破坏这个计划;对这个计划,他开始装出好意的笑容(它是重要的,因为它是北德意志联邦思想的第一次表现);不久以后耶拿和奥尔是塔特之败,接着是弗里德兰之败,遂使普鲁士处于拿破仑的哀怜之下的地位,如果他有一点哀怜之意的话。根据提尔西特和约,普鲁士屈服了,丧失了它易北河以西和总共一大半领土,承认莱因同盟,并放弃干涉德意志政治的一切要求。与此同时,撒克逊、拿破仑新建的威斯特伐利亚王国,以及一切其他旧帝国的纯德意志成员参加了莱因同盟,就是说,把它们自己变为巴黎皇帝的附庸。法兰西的统治在各地都是可憎的,但没有像在普鲁士那样可憎,普鲁士朝廷的软弱似乎鼓励拿破仑以凌辱的蔑视来对待它;拿破仑本来没有想到用这种态度对待比较巩固,虽然同样地爱国的哈布斯堡统治者。所以当暴动到来,人民热情高涨的浪潮把法国人赶出易北河、威悉河、莱茵河本身之外的时候,正是英雄们赢得了解放了的祖国的敬仰和感戴,尽管他们当中有人并不出生在普鲁士,但却被作为民族希望中心的普鲁士吸引了来;而法国人是惯于对北部德意志人奇异地误加蔑视的,在莱比锡和滑铁卢战役之后,对北德意志人怀着一种其程度不亚于对英国所怀的仇恨。T97j

  这次伟大的解放乃人民而非国王或朝廷所至;但是自然而然地这一运动引起了忠君思想的爆发,它在德意志人的心目中加强并荣耀了普鲁士王国,给它一个居于民族首位的良机。焖烧了200多年的民族感情现在升腾为一个有力和光辉的火焰,这个光亮照耀到普鲁士王国身上的远超过照耀到任何其他邦国。奥地利的功绩和他的罪过一样使它不得人心,拿破仑是搞了巴伐利亚和符腾堡的地位;撒克逊一直追随着拿破仑,普鲁士经受痛苦最多,取得的胜利也最为显著。现在是它响应这个升腾起来要求自由和统一的伟大号召的时候了,是以坚决的行动取得一个统一德意志国家的人民的权利的时候了。mjjVq

  但时机到来却无人问津。腓特烈.威廉三世的确是具有好心肠的人,但软弱而心地狭隘;它的朝廷还没有从对1789年的原则和1793年的行动的恐惧中恢复起来。由于缺少代议制度以及为政治目的而结合起来的习惯,使统一的愿望没有实际表达自己的工具,它仍然只是一种愿望、一种感情而已。是以当维也纳会议召开,重新改组欧洲和德意志的时候,国王们成了时局的主人;他们带有特殊的私心利用自己的便利机会。普鲁士和俄罗斯的君主发出的卡利什宣言,当他们联合起来反对拿破仑的时候(1813年3月25日)宣称两国的目的在于“帮助德意志建一个神圣的帝国”。并指出,国家的重建只有通过国王门和人民的联合行动才能实现,并将“从德意志民族的孤老和本特的精神处罚;这个工作越是完全在这些原则和范围内进行,德意志越能够充分地以恢复青春、强盛和统一的姿态重新屹立于欧洲民族之林”。但是会议上这类话语完全听不到了,的确也没有人愿意听取任何这类的话语。当会议开幕时,普鲁士的外交使节哈登堡提出一个计划,虽然承认诸侯们在某些重要方面的独立性,并且是根据在争取他们反对法国的条约中业已对他们做出的让步,但是建议为了许多目的仍把德意志当作一个统一的国家看待,使这个国家在一些制度下逐渐减少其同盟的性质;但是奥地利在梅特涅的冷酷影响下,以沉闷而冷淡的态度对待这个建议,他本人可能是受了弗雷德里克.冯.金兹更加阴暗思想的诱导,许多小国诸侯在巴伐利亚和符腾堡领导之下,坚决反对任何损害他们主权的东西;他们的抗议是那样的厉害,以致甚至奥地利也不得不提醒他们,在旧帝国之下,某些权力确是给予德意志人民的;同时汉诺威的公使则声言反对莱因同盟的这些的这些成员的“苏丹主义”。经过长久的混乱和犹豫,在这中间恢复“古代神圣帝国”的计划常常被提出,斯坦因和其他许多人支持这个议案;最后,梅特涅提出一个相反的计划,被制成德意志联邦基础条例法案,其时,他发现他无法使德国王公完全独立。在惊闻拿破仑从厄尔巴岛逃回的压力之下,这项工作仓促完成,并宣称只是一个纲要,尚待以后修改和补充。外交家们因长期在这个和其它问题上的争吵和阴谋力量大于自己推动提案通过的力量,因为显然必须做一点事情,人们不得不默认,虽然这种默许自以为是暂时的,但人们的默认是不易被取消的,当然重新讨论更为困难了。所以这个建议的修补从未进行了;在这样微妙和困难的事件中,这是很自然的。联邦法案的修正草案于1815年6月10日被采纳,时在滑铁卢战役之前一星期,在一切主要方面成为一直延续到1866年的宪法。普鲁士不可思议地欣然放弃——其不可思议只除了假设普鲁士公使们、哈登堡和威廉.冯.洪堡看到在这样一个时候,在这样的人们中间没有希望实现任何满意的事情——放弃了他开始时所坚持的各种观点,没有进一步反对梅特涅观点的实现了。普鲁士国王是神圣同盟的一个忠实成员,普鲁士政府顺从与邦联条例相关联的诸原则,并在内部问题上满足于低声下气地跟在奥地利的后面。在欧洲其他地区反动派取得胜利的同时,地方政治独立主义在维也纳取得胜利;而德意志人民的利益则被遗忘或被忽视了。b0V

  邦联宪法充分承认诸侯在其领土内的主权,只有最微弱无力的一些规定是关于人民的权利的唯一表达只体现在中央联邦机构,即帝国会议的创立上,在这个会议中只有诸侯的代表参加而没有臣民的代表参加,它有权处理外交事宜,并可能被一些大诸侯用为帮助个别成员压制自由运动的工具。但这不能满足梅特涅;为解放战争多引起的激动没有马上平息下去,它所唤起的自由、民族统一、民族伟大等观点主宰者的一支青年的心灵,并为其导师中某些高尚的人们雄辩地宣讲着。这些观念虽然像它们现在所表现得那样天真,而且如同对于激起他们表现出来的俄罗斯声势的妒忌一样,有正确的根据,但心地狭隘的普鲁士国王和奥地利皇帝弗朗西斯的大臣却对之怀着担心和猜疑。因此1819年梅特涅好像是偶然地把10个主要的德意志朝廷的大臣们集合于波西米亚的卡尔斯拜德,获得了他们对一系列措施的同意,即取缔出版自由,限制大学讲授,禁止结社和政治性会议,并在门茨创设一种裁判所,以便发现并处罚民主的煽动者们。不久以后,这些措施为法兰克福的帝国会议采纳,并为维也纳大臣会议所遵循。这些产生了称为“1820年维也纳最后条例”的文件,据此邦联的宪法以一种反动的和反民族的精神被修改了。在若干国家中存在的那样一些对人民权利的保障缩小了,而帝国会议看到了每当他的权力能够被用着镇压自由制度的时候,它自己的权力便扩大了,并在全部小诸侯领地内接受一个非常广泛的警察裁判权。S

  这次卡尔斯拜德会议表现了帝国会议从1815年到1848年短暂而光辉觉醒的期间,那33个凄凉年份之间的政策的主要动向。如果统治者的自私不是历史上最普通的教训的话,那么在这些诸侯们现在所展现的改革和变化的恐怖中会有一些惊人的,同时也是可憎的事情;正是这些诸侯们在拿破仑的帮助纵容下通过把弱小邻国变为附庸的办法,实现了一场比爱国的改革者们现在所提议的任何行动都远为彻底,在法律意义上则更难为之辩护的革命。这些诸侯们,特别是北德意志的那些诸侯们,大多和他们的两个强大邻国一样,抱着反动的情绪;他们的统治严酷且富压迫性,对臣民的要求不作或很少作任何让步,并且准备,特别是在他们的惊惧为法国1830年的革命重新引起之后,压制毫无害处的争取民族统一的热望的一切表现。现在这种统一似乎比任何时候都更遥遥无期了。当古代帝国存在的时候,诸侯们和人民在皇帝身上获得一个共同的领袖,并生活在一个从国家形成为一个统一的强国之日起传下来的(虽然经过修改的)体制之下。现在因为许多小国变为附庸,帝国的骑士们被消灭,所有的自由城市(除了4个之外)都被吞并,于是作为诸侯与人民大众之间的联系的阶级全被除掉了,在数目日益减少中的统治者们是更加分离、更加独立了;他们与其说是德意志共同体的成员,不如说是欧洲共同体的成员。对于解放战争的一些道德后果,开始人民抱着那么大的希望,现在似乎已经完全丢掉,并且永远丢掉了。2`>9_\

  在这期间德国的自由党人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工作,没有合法的和宪政的宣传方式。就是说,没用能够用来在国内惊世骇俗的手段。他们都不过是些演说家、作家,因为他们无法做别的事情,比较幸运的国家中疏于思考的人们把他们叫作梦想家和理论家,因为实际政治活动的场合对于他们是关着门的。在这些国家中只有很少几个国家里有代表会议,而这些会议的权力太小,太受限制,因而不能鼓舞选民们的政治兴趣。普鲁士本国到1847年才有全国的议会,在这之前只有地方性的贵族会议(Landes Stande)等级会议或者几省的联省议会。:

  自由党所想争取的是两个目的——在某些国家中建立或扩大自由政体或达到民族的统一。关于这一点,可以说仅仅对一中抽象的自由的热情,从来没有引起巨大的人民运动。英国人、瑞士人和美国人,通过长期的习惯,可能认为这对国家的幸福是很重要的,但一般是把自由当作手段而不是当作目的来追求的。要向鼓动人民的不满情绪或暴动,常常必须具备这样的条件,或者是像损害其自尊心和保守情绪那样,取消先前享受的自由;或者是因当权者蒙受确定无疑的暴政,影响到人民的日常生活、宗教信仰以及社会和家庭关系。现在在德意志,特别是在普鲁士,国内从远古以来就根本不知道这样的自由,也没有可以抱怨的严重的实际库情。从腓特烈大帝时代以来,普鲁士便是在很好的正当管理之下,信教是自由的,工商业正在发展,税收不重,出版监察不扰害普通公民,对个人自由的其他各种限制尽是些所有欧洲大陆君主国的臣民习以为常的事。服从的习惯很强,在绝大多数地方对于传世久远的统治王室存有很大的忠诚,这也许是盲目的,但并未因此而没有力量。在若干小邦之内,的确有严重的国家管理不善以及很可能引起叛乱的统治者的独断行为。例如黑森——卡塞尔由一个特别可鄙的诸侯的许多可鄙的嬖臣统治着,汉诺威国王内斯特.奥古斯都在1837年即位时曾一笔勾销了其先人威廉所颁布的宪法。但这些邦国太小了,不能引起强有力的政治生活,贵族依靠朝廷,倾向于倒在朝廷一定的地方爆发。所以自由党人很难激动本国人民做出任何有力的一致行动,当各国政府认为有必要镇压他们煽动的企图时,便能不顾后果地粗暴的干起来。:Y

  在苦心孤诣想从一大群小邦中创造出一个统一的德意志国家来的工作里,进步党发现自己处于一个更为不利的地位。的确有一个希望统一的愿望,但仅仅是一个情感上的愿望而已。这一观念,对于一些有想象力的人可能发生强大的作用,但对于实际和真实的世界却没有什么影响,对于求稳的市民和想象力只限于自己的山谷的农民来说,这一观念没什么吸引力。无疑可望从它的实现中获得某些实际利益的,比如:一个共同法典的建立,巨大公共工程的更好施行,保护国家免受法兰西和俄罗斯的侵略;但这些事物在和平时期,其重要性很难使普通公民感觉到。臣服于奥地利的700万德国人表现出长期的困难,他们几乎所有都是罗马天主教徒,他们在数百年中已游离开其北方和西方的兄弟,他们对政治上的自由思想相对而言没什么同情,他们置身于德国文学发展的主流之外。但他们都有条顿血统,而且在全德意志范围内任何国家统一的计划中都比为之寻找机会。德国统一运动从何处开始呢?在一切处所中,最不可能从联邦会议开始,因为它有诸侯们的代表组成。诸侯们在这个运动中将会首先受到损害。也不可能从地方会议开始,因为他们没有权力从实际上讨论这样的问题,而且如果它们企图通过讨论这些问题影响他们主人的政策的话,他们会马上被禁止发言。所有只有通过小心防卫的出版物以及偶然的社会或文学集会,在这里可以向全国呼吁,或者能够维持一个煽动的样子。没有起点:一切只是热情,没有更多的东西;所以这个运动虽然许多德国的最高尚的明达之士都献身于兹(虽然两个最伟大的任务离开了这个运动),在许多年内却几乎未获得明显的进展。1833——1835年,关税同盟(Zollverein )的确产生了,它终于把除奥地利在外的所有德意志邦国都包括进去了,从这里建立了一个纽带,它的实际好处很快便被感觉到了,但这事的做成是由于普鲁士和先后赞同它的意见的数邦的个别行动,而不是由于邦联会议当作一件全国的事业来做到的。在此期间,镇压制度的严峻仍然保持着:普鲁士,虽然现在是由比较自由的腓特烈.威廉四世统治着,仍然缄默无所举动,梅特涅的影响仍占统治地位。C&

  于是1848年革命到来了,路易.腓利普王国倾覆的轰然巨响震动了全欧洲,每个德意志和意大利的王位都从根子上动摇起来。在维也纳、柏林、德累斯顿和慕尼黑,不要说更小的都邑了,先后发生了多少可怕的暴动,惊慌的国王们允许或颁布了大众宪法,联邦会议在匆忙地按照它所一直抑制的自由党人的利益发表一篇声明之后,让位于一个国民会议,国民会议按时召开,于1848年5月18日集会于法兰克福。由于普鲁士国王在感情上对奥地利很尊敬,同时对革命有一种天然的厌恶,因而拒绝接受领袖职位,所以这个会议指派奥地利的约翰大公为帝国的总管,而帝国会议同意了这个大公的任命,所以实质上是解除了它的职能。然后会议便开始为统一的德意志起草宪法。按照这个在1849年初制成的草案,德意志是一个联邦国家,有一个世袭的、不对任何人负责的皇帝,但为负责的大臣们所襄助;并有一个分为两院的国会;一个代表各邦、帝国的成员;另一个代表人民。3月28日会议把帝号呈现给普鲁士国王。他迟缓地不肯接受,因为没有得到其他君主的认可,并在一个月之后,正式拒绝了它,这是担心某些君主的妒忌,虽然29个君主也已表示同意这个方案,不喜欢新宪法的若干部分,害怕给革命的行动一种暗地里的赞助,并觉得自己不适合在这样困难和混乱的时候掌握德意志国家的政权。他的拒绝对于自由党人是一个巨大的,并如所证明的那样,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这使他们分裂,并摧毁了他们对一个有力的物质援助的希望。但这次法兰克福会议还继续存在了数月之久,直到移到斯图加特之后,最后衰落下去成为一种残余议会,并被武力镇压下去了。此时普鲁士首先联合汉诺威和萨克逊开始另一个更为狭隘的国家组织计划,这些计划仿照1785年和1806年的例子,但未获得任何结果。在这期间许多政府从他们原先的惊慌中恢复过来,奥地利重新征服了北部意大利,并通过俄罗斯的帮助镇压了马扎尔人;法兰西在罗马重立了教皇,欧洲各地的反动浪潮迅速升起。1850年奥地利和普鲁士从约翰大公手中夺取了仍然保留给它的做为帝国总管的权力影子,并在奥尔木兹会议上普鲁士再一次恢复了屈从奥地利政策的态度。到1851年中,邦联在旧的基础上重新建立起来。和过去一样,做好是无能,做坏事有力,还可加一句话,和过去一样,愿意用这些只能来镇压那些比较进步的国家中的自由制度。?ZD6

  然而1848年的大起义的影响,在德意志并不比在意大利和匈牙利丢得更多。它使过去仅是幻想的事务现在似乎成为可能的东西——甚至有些时候似乎是已经成功了的东西,它的人民中间唤起一种尖锐的政治兴趣,搅动了他们的整个生活,并给予他们一种1814年以来他们所从来未曾有过的那样一种民族统一感。通过表明许多政府的专断权力的基础是如何的不稳固,使它们有点愿意接受变革,它教育人民认识从君主们自动的善良志愿中所能希望获得的是多么的少。所以从此时起,在第一次反动衰退之后,人们可以看到一种真正的,虽然缓慢的向着自由宪政生活的进步。在某些较小的邦国内,特别在巴登,它很快成为政府鼓励地方议会行动的政策;而普鲁士的议会和它和国王长期猛烈的斗争中成为一种对德意志其他各邦对它自己伟大的玩过同样无比有价值的政治学校。|DHA

  1848——1850年间的事件中另外还有一件事对德意志人最有影响,如果此事确是需要做的话:它们向全国清楚地表明要想从联邦中得到任何东西都是毫无希望的。在它生存的最近16年中,除了在它核准之下宣布了一部一般的商业法典之外,联邦会议没有为国家的利益做过一点儿事情:它的议事多年来一直是秘密进行的;它对外国君主们讲话没有权威性,并在重新开始煽动德意志关于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的继承问题以及这两个公国对丹麦国王的关系问题上行动迟缓而优柔寡断。E

  1850——1851年间联邦宪法的恢复在当时被认为仅仅是临时性的,它之所以被接受仅仅因为奥地利和普鲁士两国对于任何新的计划都不能获得一致,此后连续产生的改革方案,有时来自政府,有时来自自愿的团体,经常把德意志的改组以及在某种程度上民族统一的完成等问题提到人民面前。这样,虽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到,而继续进行令人厌倦的讨论使其他国家发笑,但是它替革命暗暗地但是安稳地铺平了道路。1859年自由党人自己组成一个叫做国民协会(National verein)的团体,这一团体包括许多成员,差不多所有的德意志诸邦都有人参加,在他们中间有许多是著名的政论家和文人。它时时举行全体会议,而且当时时机到来时,其常务委员会发行小册子和宣言,解释该党的观点,并介绍其政策。这个政策在实际措施方面是不十分明确的,而其终极目的则大致清楚的——即把全德意志联合为一个联邦(不管是共和国形式或者是君主国形式),如果有必要的话,把奥地利完全排除。这一最后的特点是它在其党徒以及德意志一般的保守分子中间获得了小德意志党(Klein deutsch)的名称;而取得了大德意志党的名称(Grossdeutschen)即德意志必须包括奥地利在内的支持者的人民于1862年成立了一个对立的社团,自称为改革协会,同样举行会议,并印发宣言。它在汉诺威、巴伐利亚和符腾堡找到有力的支持,但在中部一些邦国比较而言是少数,当然在普鲁士更少。其政策主要是防御性的,而国民协会的倾向自然是亲普鲁士的和侵略性的。它发现自己为普鲁士国王和在他们自己王国内的大臣所采取的坚决反对态度所困扰。关于军队的组织和开支问题在政府和议院之间发生了一场斗争——这一斗争的最初激化由于倾向封建制的国王威廉一世的登上王位(以前是摄政),他在柯尼斯堡加冕时所主张的君主神授理论曾使有思想的人惊愕和不悦,后来斗争的激化由于允用一个政治家(即俾斯麦)到内阁的主要位置,此人被认为拥护暴政和封建主义,甚至与奥地利联盟的人。这场斗争在1862——1864年间,围绕着议院是否有权控制税收的问题激烈进行,有时候它似乎威胁革命,这个国家如无议院的同意亦可征收它认为为之称军队而必需的赋税,并且以粗暴的态度对待人民的代表,在这种粗暴之下,没人能说这里藏有一个实质共同的目的,对于改革者们来说,要想从这样一个国家那里有所收获是毫无希望的。JL

  所以南部和西部的自由党人在1863年有点倾向于抛弃普鲁士,权当把它交给一个上帝的弃儿了,奥地利认为自己找到了机会。某种成功的措施曾有助于后来的首相施麦林把这个松散君主国各省的代表集于帝国会议(Reichsrath)的努力,由于这个措施的鼓励,他冀图恢复哈布斯堡王室过去的首要地位,并把现在不得人心的普鲁士推倒幕后去。随后在1863年8月皇帝弗朗西斯.约瑟夫邀请统治各邦的诸侯们和自由城市的代表们到法兰克福与他会晤,讨论一个他所提出的邦联改革方案,这个议案在加强奥地利权力的同时,似乎加强邦联的凝聚力,并且在宪法中加进了一些民主成份,虽然是不充分的;除一国之外,所有各邦的诸侯都出席了;但这个不到会的是普鲁士国王。他在一年前任命勃兰登堡就马尔克境内俾斯麦——舍恩豪森男爵奥托.爱德华.利奥波德作他的首相,此人曾于1851——1859年间为邦联会议的普鲁士代表根据经验,他知道邦联议会的软弱无力以及它的屈从于奥地利,他现在急于想用某些比外交谈判更迅速、更有力的方法以结束现在的僵局。他确信只有靠“铁与血”德国才能被溶成一个民族国家,所以他决心创立一支强大的军队,并将其完全置于王室的控制之下;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宣布这个设想,他与普鲁士议院的多数人之间的冲突继续尖锐化,直到自由党人明白了那些设想是什么,如果实行起来将是多么有益的那一天为止。在他的劝说下,威廉国王拒绝同奥地利的计划发生任何关系,这个计划终于落空,邦联议会由于没有改变他的不光彩的余年而苦恼。#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问题 _OQS

  ©小隐在线历史论坛 :凡人有庸俗的快乐;智者有高尚的痛苦。 -- 小隐在线历史论坛  Y1[FM*

  如果没有新问题突然发生,奥地利可能会试图贯彻执行它的计划的——这个新问题把一切思想转变到一个不同的方向,使德意志诸邦之间转入新的关系,最后变为邦联本身解体的原因。1863年11月,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七世逝世,丹麦人和德意志人关于他们对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的权利的争执早已预料到了的,但是搁置下来了;现在以意想不到的猛烈程度爆发了。!vuZd

  1855年的丹麦宪法事实上将这两个公国合并与丹麦,虽然荷尔斯泰因过去总是德意志的一部分,而石勒苏益格根据法律的规定是和荷尔斯泰因不可分割地联合在一起的;虽然身之石勒苏益格的大多数居民都是讲德语的,邦联议会老早以前就提出抗议,认为这个宪法侵犯了自己的权利,但直到1863年10月它才发出反对丹麦的邦联执行令状。数星期之后,当克里斯蒂安九世根据弗雷德里克七世按1852年伦敦条约所作的安排继承了王位之时,尚未采取步骤实行这一令状,但欧洲的目光立刻转到这位新的国王身上,对他的头衔产生争执。奥古斯滕堡亲王弗雷德里克要求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不但受到两个公国的一个重要党派的支持,并受到德意志人普遍思想感情的支持,他们在他的继位中看到有使它们脱离丹麦人的唯一机会。在德意志境内的宣传鼓动不久便猛烈展开,其所以比较快是因为在这个问题上一切党派都可联合起来。国民协会和改革协会聚会,言归于好了,并且指派一个联合的常设委员会向全国发出声明,在全国范围内成立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协会,并鼓励招募志愿军,他们很快涌往边疆。虽然普鲁士和奥地利的反对阻止他承认弗雷德里克公爵的地位,但甚至邦联议会也执行了(违反普奥两国的意志)邦联执行令状的决定,于1863年12月派出一支萨克森人和汉诺威人的军队去占领荷尔斯泰因。??8

  普鲁士有困难的工作要做,它十分巧妙地做了这件工作。普鲁士的大臣们不愿帮助奥古斯滕堡亲王,一方面因为普鲁士是伦敦条约的一个签约国,对丹麦负有义务(邦联不受伦敦条约的约束,因为这个条约从未提到邦联议会讨论过。普鲁士和奥地利则受这个条约的约束);同时因为他们对将来的看法包括着其他意外事故在内,现在提到它们还为时过早。但是如果全国的希望和呼声要求他们行动的话,谨慎心里不许他们单独行动。使奥地利与他们一起是很重要的,不单由于这样可以使奥地利分担普鲁士因在为国家谋利益方面落于人后的不得民心,并由于这样可以使奥地利和巴伐利亚、汉诺威以及其他二等国家疏远,奥地利和它们的关系,特别是从法兰克福国会以来,是非常亲密和友好的。当取得了奥地利的合作后——部分由于巧妙地利用了奥地利对德意志境内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运动所带有的民主的和几乎是革命的性质的恐惧,部分由于奥地利不愿让普鲁士通过单独反对丹麦得到任何利益——俾斯麦决定把这个争端的控制权从邦联议会手中拿到自己手里,以便于最有利于他本人重建德意志北部计划的方式决定两个公国的命运。于是普鲁士和奥地利原因了伦敦条约的某些条文,承认石勒苏益格的特殊权利;并要求丹麦立刻撤销1863年11月8日的法律,根据这个法律石勒苏一个最后被合并与丹麦王国。当丹麦拒绝的时候,一支强大的普奥联军开入两个公国,德意志其他各国和普鲁士的自由党人愤愤然,他们相信这次侵略的目的在于遏制民族运动,驱逐弗雷德里克亲王,并将石勒苏益格交给克里斯蒂安九世。1864年初,联军越过达尼威克,直捣杜佩尔,蹂躏日德兰半岛,并使丹麦国王和丹麦人民整个处于他们控制之下。在伦敦召开了一个会议,但没有获得任何结果就散会了,当德意志人再一次采取敌对行动的时候,显然丹麦所盼望的英、俄或法国的援助不会到来了(一般都相信当时俄罗斯不会帮助丹麦人,由于它在1863年波兰叛乱期间对普鲁士颇为感激,并相信路易.拿破仑不会动,因为他憎恨不久之前英国政府对他所建议的全欧会议的冷淡对待。英国在大陆上无所行动,部分由于过往个人的影响,部分由于“不惜任何代价取得和平”这一个原则的流行。部分是由于这样的事实,经过严格检查之后,发现丹麦的状况不怎么强。但主要原因是路易.拿破仑要求在战争结束时法国应收到莱茵河左岸领土的某些延伸部分。由于英军毫无准备,战争的主要压力就落在法国人身上了,因此他感到有权裁定他的条件,但英国政府当然不可能答应这些条件,没有他英国政府也同样不可能参战。),于是丹麦屈服了,根据维也纳条约(1864年10月)完全割让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和劳恩堡给普奥联盟。普鲁士接着就把萨克森人和汉诺威人赶出荷尔斯泰因,并开始加强自己,安排自己占领区的行政事宜;这使奥地利由于看到了这些,开始踌躇和怀疑,对自己的行动是否聪明发生疑问,它不久将会更加痛苦地觉醒过来。D!Bo

  既然丹麦人被永远赶走了,问题就发生了——这两个公国将如何处理。人人希望成人奥古斯滕堡的弗雷德里克亲王的权利:邦联议会显然支持他,而奥地利似乎也很赞成,但普鲁士不同意,整个事件已提交他们的御前律师们,不想倡导曾提出过的关于霍亨佐伦王室某些古代世袭权利要求,同时以一种精心筹划的想法宣告克里斯蒂安九世的权利比弗雷德里克更为合法,并宣告由于王号因割让而被转入普奥两国手中,现在普奥两国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意见自由处理被割让的土地。然而它声明自己准备承认弗雷德里克亲王在某种条件下的公爵地位,这些条件被称为对于保证普鲁士西北边疆的安全以及保护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本身免受丹麦的敌视都是很重要的。这些条件所包括的不但有这个新公国与普鲁士之间的一个严格的攻守同盟,而且有新公国的陆军和海军与普鲁士陆军和海军的合并,新公国邮政和电讯机构的合并,新公国要塞堡垒的割让,事实上是军事和外交事项完全屈服于普鲁士的权力。这些建议如所预料的那样,被弗雷德里克亲王拒绝了,他依赖奥地利的支持,并由于它的要求不仅在德意志的其他地方,而且在普鲁士议院里找到了同情而感到兴奋,普鲁士议院中的自由党多数派仍然不可动摇地坚持反对俾斯麦政府的外交政策和军事组织计划。在这期间,两个公国中合并于普鲁士的呼声开始增高;奥地利愈来愈心怀疑虑;两国在被政府地区内所致官吏之间的关系变得日益不友好。事情似乎很快成熟,朝着战争方向发展,在巴伐利亚和萨克森调解之下,1865年秋天在两个敌对的国王之间签订了加施泰因协定。根据这个协定,石勒苏益格在此期间归普鲁士多有,荷尔斯泰因归奥地利,这两个公国的最后处理问题则悬而未决;而奥地利把它对于劳恩堡的权利以250万德国银币的代价售予普鲁士。这使人感觉到是一种虚伪的休战,尽管邦联议会努力调解,其虚伪性不久便显露出来了。奥地利当局知道他们不能长期地占有荷尔斯泰因,便纵容了一种煽动言论滋长起来,为弗雷德里克亲王的权利作辩护。普鲁士对这件事猛烈地抗议,并要求奥地利维持现状。互相埋怨和指责的文件经常在两国之间往返(有一次奥地利建议把荷尔斯泰因让给普鲁士以交换西里西亚的一部分土地;另一次它建议由邦联议会负责处理这两个公国。两个建议均遭到普鲁士的拒绝,因为它清楚地知道,关于后者邦联议会的决定已经预订了。);文件的口气愈来愈带有威胁性。接着双方均指责对方备战,奥地利召开邦联议会,采取步骤限制普鲁士,普鲁士开始暗示将提出修改邦联宪法的计划。同时两国迅速武装起来,事情变得很清楚,唯一的问题只是谁先动手,双方依靠哪些同盟国(战争的直接原因是奥地利召开荷尔斯泰因各邦会议,企图生源弗雷德里克亲王的权利。普鲁士宣称这是违反加施泰因协定的。于是将军队开过埃德尔河,企图重占荷尔斯泰因,因为按照维也纳条约,它有共同管辖权。奥地利为避免冲突而退却,并在邦联议会中提出他的最后动议,遂致宣战。)。普鲁士已经取得了意大利为同盟国,因为后者希望把奥地利赶出威尼托;奥地利企图使德意志较大诸侯的多数和自己站在一边。在1866年6月11日和14日邦联议会值得纪念的最后会议上,奥地利动员邦联军队讨伐普鲁士的动议受到巴伐利亚、萨克森、汉诺威、符腾堡、黑森——卡塞尔、黑森——达姆施塔特以及若干小邦的支持,因而使它获得大多数,而普鲁士的修改邦联宪法的反建议只有卢森堡和评议会的4个成员投票支持;评议会包括北部和中部的一些三等邦国,总共占33国中的17国。双方党羽这样决定了自己的立场之后,进一步在邦联议会中反抗奥地利是没有用了,于是普鲁士提出了自己对会议程序的抗议之后,即退出了邦联,6月16日向汉诺威和萨克森宣战,6月18日向奥地利宣战,并把军队迅速推进,其速度几乎使其对方措手不及。!NxC

普奥战争QP

  战争之短暂、胜利之完全都震惊了欧洲,因为尽管人人都看到了意大利发起的同时进攻给普鲁士带来的好处,却没有什么人知道普鲁士军队在武器、组织和指挥官的军事技巧方面奥军优越多少。在波希米亚的柯尼格拉兹,奥军主力于7月3日全军覆没,被迫退守维也纳,而不久以后其德意志盟军亦遭败绩,其败之惨亦几乎不在奥军之下。奥军在意大利进展尚可,但马扎尔人的不满加重了其对威望的打击,这是她凭借拖延战争是否能有所收获成为疑问。俾斯麦聪明地愿意让奥地利也蒙受割让德国领土的耻辱,在从威尼斯撤出时,奥地利损失了一个省,这个省与其说是这个力量来源,不如说是个至弱的来源。随之而来的布拉格条约标志着德意志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凭借该条约,普鲁士通过吞并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汉诺威、黑森——卡塞尔、拿骚以及法兰克福自由市这些富庶而人口众多的领土,增加并巩固了自己的统治区。它还通过创建它所主宰的北德意志邦联取得对德意志的无上权利。这个邦联的宪法留给那些小国王公某种程度上的独立性,允许他们与别的邦国互换外交使节、征收地方税、像此前一样召集它们本地的立法机关。但它把它们的武装力量合并起来,置于普鲁士国王统帅之下;作为统帅,指导邦联外交政策、宣战于媾和的权利都归于他(这最后一项要有邦联议会的同意);它把对于各种重大问题、包括为邦联目的的税收、控制货币流通和邮电制度的立法移交给邦联议会控制,而这个议会是由国王通过他多提名的邦联首相主持的。这些规定保证了普鲁士在德意志的优势地位,而且尽管在这计划中可以注意到有许多不合常规的和不完备的东西,因为不会不是这种情况,即其中一个成员有2400万人口,其余21个成员却只有500万人口,它构成一个有凝聚力的领导核心,它相对较小,所以益发有凝聚力,而且凭借使不同邦国的公民习惯于在一个共同的管理机构中协同行动,它赋予他们一种共同的公民身份的感情,这种感情减轻了诸如由丧失地方独立性产生的那样的不满。然而摆在德意志面前的问题似乎只有一半解决了,把奥地利从德意志母体中排除出去无疑有助于国家统一,自从普鲁士在腓特烈大帝时代兴起以来曾使国家人心涣散的二元体制被取消了。但与奥地利同在的,还有它的700万德意志人口,布满了上下奥地利、蒂罗尔、施蒂里亚、以及波希米亚和卡琳西亚之部分的广阔土地——这些地区在成百上千年间构成古老帝国的一部分。况且,普鲁士自任元首的这个新的同盟支包括美茵河以北的诸邦,这样,如果它把那些邦国之间的纽带拉得更紧,也会使国家这两半之间的差别比以前更显著,让巴伐利亚、符腾堡、和巴登这些大邦国更处在完全孤隔的状态。事实上,德意志可能看起来是以牺牲全国的统一为代价,来换取其北半部的比较完全的统一。8}

南德诸邦9+Bxd=

  ©小隐在线历史论坛 :凡人有庸俗的快乐;智者有高尚的痛苦。 -- 小隐在线历史论坛  EjV<Q

  经法国建议在布拉格条约中的规定,南德意志诸邦应自由地结成一个他们自己的另立而独立的同盟。法国政府无疑希望现在在北德意志邦联的规划于1806年首次宣布,并最终施行之时,有某种拿破仑的旧莱茵同盟那样的东西,在法国的保护下作为普鲁士强权的对手而重现于南部。事态所引起的变化大异。在1866年的战争后的几个月内,巴伐利亚、符腾堡、巴登和黑森——达姆施塔特与北德意志邦联达成了一些秘密的军事条约,这些邦曾是俾斯麦凭借不要他们失地和激起他们害怕法国而明智地加以抚慰的被征服的敌人,况且他们还希望加入普鲁士正在组织的关税同盟,根据这些条约,在任何外国进攻德意志时,它们有义务使自己的军队与北德联邦的军队联合。7

普法战争s;sm(z

  北德意志邦联的机构虽然很明显地是暂时的,没有一个人预言它仅有5年的寿命,几乎无人想到它发展成为一个更加宏大而广泛的统一体是它最恶毒的敌人所促成的。法兰西对于1866年诸战役所表现出来的普鲁士军事力量以及因扩张领土而实力加强的惊慌,由于它和南德意志诸国所订秘密条约的公布而增加了。当卢森堡的割让问题发生之时,困难重重地保住了和平;至少从此时起两国都感到在他们之间存在着的只是一种充满疑惧的休战。路易.拿破仑似乎由于相信已从南德意志诸国强迫取得一些军事条约,并且相信这些邦国,特别是巴伐利亚在战争中爆发时不会支持普鲁士——他没有意识到南德意志民族感情的力量——还由于相信新合并地区的居民中的不满情绪必须尽快地加以利用,而慌忙进入更快的行动。但人们感到吃惊的是法国皇帝愚蠢的外交会这样突然地点燃导火线,而使自己看来像个侵略者时,竭力使此次他们以如此轻松愉快地向普鲁士宣布的战争成为一个民族战争,全德意志的人民都觉得自己的利益与感情牵入这次战争中了(因把西班牙王冠给予国王威廉的远房亲戚、霍亨佐伦的一个王公而引起不和。再没有比路易.拿破仑的外交部长的外交更愚蠢的了,但俾斯麦像很久以后所承认的那样,巧妙地控制着所谓“埃姆斯事件”,在当时有助于使法国处于一种比现在看来所处的更糟的状态。)。很快变成了这种情况。这样一个民族运动很少看到——这样快、这样普遍、这样热烈,在顷刻之间就把普鲁士的自由党人和封建贵族之间的宿恨,南部德意志人和北部德意志人之间,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之间的妒忌都一扫而光了。每个公民、每个士兵都感到这次战争是一次为了民族的伟大胜利事业在最真实的意义上,证明人民的事业具有多么巨大的力量。因为甚至不只是他们军队值得赞美的组织,他们将军们的技巧,波拿巴朝廷的腐化和软弱——而是整个德意志民族的热烈情绪,他们觉得一个紧急关头终于到来了,此时,爱国主义召唤他们拿出全部力量来,正是这些使它们获得的胜利如此完满,在欧洲历史上少有其匹。Wff8wI

德国的统一Q!f

  以前许多世纪以来没有过,甚至1814年的解放战争期间也没有过全民在感情上和行动上这样完全一致。所有人都看到给予这种实际上实现了的统一以政治形式上的表现的时机已经到来了,也没有人怀疑这种政治形式应当是什么。在皇帝称号之下,德意志第一次在中世纪伟大的日子里获得了光荣,皇帝称号是民族感情多皈依的东西;它有不伤害这样一些君主们的感情的优点,这些君主们对民族事业的相信给予他们一个比从前他们中间大多数人有要求其臣民对他们尊重更好的权利。由于一种奇怪的无常命运,在德意志主要敌人多由兴的凡尔赛宫殿的大厅中,德意志诸侯的首席,以诸侯和人民的名义把帝冕献给普鲁士国王,这顶帝冕正式1849年其兄弟所拒绝接受的。翌年1月8日,旧帝国分崩离析65年之后,国王威廉被宣告为帝。德意志在欧洲人的心目中重新变为一个单一的国家。+<

[英]詹姆斯.布赖斯:《神圣罗马帝国》,谢德风等译,2000年,388——409页 E

©小隐在线历史论坛 :凡人有庸俗的快乐;智者有高尚的痛苦。 -- 小隐在线历史论坛  ~8:

P.S:玩VIC两次统一德国后,激情爆发,一口气抄完了这段 }}N

名字如我所说的那样是我自己加的,小标题也是自己加的,看过原书的大人都应该知道,原书的小标题太乱,不做些功夫实在很难添加。 V[

  评论这张
 
阅读(7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